您好歡迎訪問重慶市旅游網!  我的旅游
重游
松溉古鎮:滄桑歲月里的舊日繁華
2019-01-10 來源:永川旅游 點擊:
  “一品古鎮,十里老街,百年風云,千載文脈,萬里長江”,這就是位于重慶市永川區的松溉古鎮。古鎮臨長江,因境內有松子山和溉水而得名,這里有優美的自然景觀、幽靜的十里老街、豐富的人文遺址以及獨特的長江文化……
  松溉擁有許多祠堂和廟宇,有“九宮十八廟”之稱,名為“玉皇觀”“土地廟”之類的地方,供奉著各方神靈。人們印象最深刻的,莫過于羅家祠堂。那鮮艷的朱紅色油漆大門,以及蹲在祠堂外閱盡人間冷暖的石獅,匾額上筆鋒蒼勁的“羅府宗祠”四個大字,令人輕易就能感受到傳統宗祠文化的厚重和威嚴。


   羅家祠堂位于松子山街邊,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間。曾號稱可以令文官下轎,武官下馬。清乾隆年間,四川解元,時任黔南太守、貴西巡道的羅文思,倡議擴建祠堂。他寫信給當時的甘肅泰州清水知縣的羅氏第十四代傳人羅奇英,尋求支持。最后,在羅奇英的主持下,乾隆四十年開始在松溉松子山擴建祠堂,歷時三年,終于擴建完成,取名“世德堂”,距今已400多年。


  羅家祠堂建成后,堂內橫掛著明皇賜的“家法匾”,用以管教族人。后逢當朝皇帝派出的八府巡案溯江而上,前往瀘州,行至松溉,見建祠人是他的老師,遂贈匾題詞“羅府祠堂”。匾長2.8尺,寬1.2尺,“羅府祠堂”四字兩邊是金龍,這塊匾至今尚存。
  羅家祠堂以類似明清四合院的建筑結構修建。正殿八根大柱,柱腳石墩雕刻的花草、鳥獸、石龍、人物仍清晰顯現,橫梁木質串架完好,正殿兩側是古磚所砌的高風火墻,正殿房頂四角斗翹,每個翹角塑有一條龍,正殿兩側修有廂房各幾間,石拱卷門,門坊橫石梁上也雕有花草、人物,十分別致。
  解放后,羅府祠堂被征用作為糧倉。之后為恢復羅府祠堂原貌,在當代企業家羅樹林的倡導下,成立了羅氏會館領導班子,募集資金,在2007年清明節前修復了祠堂正殿。還記得那時,川、黔、渝等地的羅姓后人都來松溉祭奠掃墓,兩天內聚集的羅姓后人多達2000人,聲勢浩大地舉行了對前輩崇敬的祭祀典禮。
  光緒《永川縣志?輿地?山川》記載,“松子溉,邑之雄鎮也,商旅云集,設有水塘汛,查緝奸盜……”老一輩印象中的松溉與現在不同,正如記載的那樣,熱鬧非凡。


  松溉曾是長江上游的商業重鎮,永川、榮昌、隆昌、內江等地來往重慶的物資集散都在這里。在四川省地方志資料叢書《近現代四川場鎮?經濟志》中,松溉鎮被列為當時四川省的30個場鎮之一。當年,松溉人口逾5萬人,水路繁忙、商號林立、市場繁榮,水路有上、中、下三個碼頭,江上來往船只川流不息。故有“白日千人拱手,入夜萬盞明燈”之說,享有“小山城”的美名。
  陸路運輸方式主要是馬幫。如今一波又一波四面八方而來,穿梭在老街上的游人,那一陣接一陣的清脆腳步聲,宛如舊時在古鎮上,從各縣境內運貨至此地的那近千匹的馬和騾子,在大街小巷熙熙攘攘,絡繹不絕,踢踢踏踏的蹄聲。后來,為馬幫服務的行業——馬房,也應運而生,昌盛時達20多家。隨著公路的建成,馬房逐步衰落,直至1978年,最后一家馬房才關閉。


  位于松溉高地的永川古縣衙,也是幾百年歷史的見證物。四個廳的地基石板如舊,仿佛還回響著縣太爺驚堂木的威嚴和衙役們威武雄壯的吼堂聲,圍墻內還有兩棵老態龍鐘的黃葛樹。前廳衙門口那油光石的圓墩,好似站在古縣衙前廳環視,有氣象萬千的豪邁之感:可見長江對岸的山巒起伏,蔥蘢青翠;可觀江水浩浩蕩蕩,奔騰不止。


  屋檐下,長了苔痕的瓦片,掩藏著時代的色彩,說不清它經歷了多少風雨、演繹過多少纏綿、容納了多少柴米油鹽的煙火。滄桑剝落,舊事流離。正是在這樣古樸的屋子里、正是在這樣平靜的小鎮里,那平淡卻真實的小生活,保留了一輩又一輩人的生活印記。
相關新聞
重庆快乐十分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