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歡迎訪問重慶市旅游網!  我的旅游
重游
走近梁平竹琴,感受民間藝術的“根”與“魂”
2019-08-20 來源:梁平旅游 點擊:
  
  梁平,因山水而興,因田園而靈,因文化而名,素有“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”之美譽,梁平竹琴以“一根竹筒,兩塊簡板”,唱盡人間百態而聞名全國,成為梁平藝苑中的一朵奇葩,于2018年被列入重慶市第六批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。
  一板一眼敲出廠咚之韻,一腔一調唱出興衰更迭,循著歷史的足音,我們的記者,走近了梁平竹琴市級代表性傳承人鄧力,在他的聲聲吟唱中,感受民間藝術的“根”與“魂”。

 


  
  梁平竹琴,民間稱之為“呎嗙嗙”,在清代逐漸被江湖藝人所認識接受,并將其從節奏、唱腔、曲本方面進行改進,至清代中期逐漸形成了一種民間曲藝形式。梁平盛產翠竹,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便孕育出了獨樹一幟的民間藝術“梁平竹琴”。
  清末民初是梁平竹琴的鼎盛時期,竹琴藝人遍及縣城及各鄉鎮。民國三年(1914年),西南地區竹琴藝人云集四川梁山(今重慶市梁平區),舉行規模盛大的竹琴大會,參加大會的高達千余人。經過評詞、評調、評板共評選出了三根半竹琴,即杜成輝、孫成德、趙高峰、梁佩然(半根)。留下了“梁山英雄三根半,沿江聽唱呎嗙嗙”的佳話。自此次竹琴界的風云際會后,四川各地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了一批有影響的竹琴藝術家,也使梁平竹琴成為最有影響力的一種傳統曲藝。

 


  上世紀六、七十年代,這一傳統說唱形式一直是巴渝各地茶余飯后的娛樂。它有別于其他舞臺表演藝術,有著獨特的無可替代的藝術價值,在當時文化匱乏的年代,豐富了群眾文化生活。在文化多元化的今天,梁平竹琴仍是一種易于傳播推廣的傳統表演藝術,對豐富群眾文化生活有著積極的作用。
  時光獵獵,根植巴山蜀水的竹琴在時間的長歌中剎那千年,但由于種種原因,這門“老腔老調”的曲藝變得余音漸稀,“三步一巷,五步有唱”的曲藝盛世,一去不復返。
  “鏗鏘清脆,韻味醇厚。”今年35歲的鄧力談起了初次聽聞民間藝人彈唱梁平竹琴的感受。當初,得知這一民間藝術逐漸消失時,音樂學專業畢業的他萌生拜師學藝、傳承古老技藝的想法,“既然發源地在梁平,我們就應該讓它代代傳唱下去。”鄧力暗下決心。
  
  經四處尋訪,鄧力早年拜禮讓鎮竹琴老藝人雷尚林為師,2014年拜西南竹琴大師戴學賢先生為師,而后,在梁平川劇名師唐祚義的指導下,鄧力逐漸掌握梁平竹琴的彈唱技巧。但對鄧力而言,學藝只是第一步,傳承絕不僅止于此。
  “梁平竹琴風格獨特,不單體現在唱腔上,更體現在伴奏所使用的樂器上。”鄧力介紹,樂器的構造、尺寸比例等十分講究。梁平竹琴主要伴奏是一根長約90厘米,直徑約6厘米粗的去節竹筒,無節為最佳。琴筒用慈竹加工精制,筒的一端蒙上豬的小腸皮或者豬的護心油皮,手指敲拍能發出“嗙嗙嗙”的聲響。
  另外,還有一對長約65厘米,寬約2.5厘米的竹板,稱為簡板。表演時,根據劇情節奏或疾或緩地敲打,而且要做到敲打自如,心到神到,才能以“琴”動人。

 


  欲求精進,必須精研。如今,市場上售賣竹琴樂器的甚少且品質參差不齊,鄧力便伐竹自制樂器。挑竹、自然蔭干、打磨、纏絲、刮膏灰、刷漆等,鄧力全程手工,親力親為。或許正因為這復雜的工序,梁平竹琴更有了一種靈動的生命力,承載著一份守藝的匠心。
  “傳統曲目大多篇幅較長,如不壓縮,在快節奏的今天,這門民間藝術難以贏得大眾的喜愛。”在梁平竹琴的傳承之路上,鄧力一直思索著如何讓傳統非遺煥發生機活力。
  “老調”變“新唱”,便成了鄧力探索創新梁平竹琴的開端。《三國》《列國》《鍘美案》《琵琶記》……鄧力搜集整理出民間遺存的300余段琴目,歷經上千個日夜研究,推出了一個個極富時代特色的新曲目,生動演繹出全區脫貧攻堅成效、文旅融合發展等奮進主旋律,讓“民間文藝”從街頭走上“舞臺”,為大眾所熟知。

 


  同時,區文化館面向全區開展的免費培訓活動,為梁平竹琴的普及提供了廣闊平臺。既是梁平竹琴代表性傳承人,又是區文化館曲藝干部的鄧力,走上講臺,為曲藝愛好者傳授彈奏技巧,令音韻鏗鏘的竹琴之聲直驅聽眾心底,歷久彌新的非遺魅力在此展露。
  從梁平柚鄉群眾大舞臺到重慶市戲劇曲藝大賽,再到全國曲藝展演,在非遺傳承路上,鄧力積極參加各類文化活動賽事,讓梁平竹琴有了更多的展示窗口,“只有讓更多人熟知,梁平竹琴才能在中國民間文化的百花園中綻放異彩。”鄧力用行動踐行著傳承初心。
  一根竹筒 兩塊簡板,唱一次很容易 難的是唱一生,在匠人的堅守下,這門古老的傳統曲藝定會芳華無限。
相關新聞
重庆快乐十分技巧